清海無上師詩歌天地


(原文為英文Since We Knew Each Other,此處依悠樂歌詞轉譯)

子靜謐 令我明本性
子泰然 引我歸安恬
多少夜 寧靜蘊清新
言溫柔 輕雨息波瀾
深戀你 無盡愛之源
金玉誓 輪迴歷千萬
可記得 蘭言如錦繡
永世情 天史記纏綿

 

幾度尋愛迷航
緣冷意灰心碎
幾次紅塵失路
心流浪 沈鬱山林間
看今朝 風濤已煙散
感子愛 秋心透碧泉
遊人返 遠航終盡了
永歇帆 歸泊是此岸


~ 作者曾親自演唱,收錄於「夜夢」詩歌專輯CD、DVD

閱讀與欣賞--哈姆雷特的焦慮

 世界上最偉大的戲劇家之一,英國十六、十七世紀的莎士比亞寫過許多著名的內心獨白,其中最著名的一段可能就是《哈姆雷特》中的哈姆雷特王子關於“生存還是毀滅”的獨白。這位王子發現他的父王被叔父毒死,叔父篡奪了王位,霸佔了他的母親。他覺得整個世界都倒塌下來壓在他的肩上,要他把已經脫節的時代重新整頓起來,但是他遷延猶疑,對世界和人生的意義都產生了懷疑。這段獨白就是他在心情最為痛苦的時候發出的疑問。

「生存還是毀滅,這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默然忍受命運的暴虐的毒箭,或是挺身反抗人世的無涯的苦難,在奮鬥中結束了一切。這兩種行為,哪一種是更勇敢的?死了,睡著了;什麼都完了;要是在這一種睡眠之中,我們心頭的創痛,以及其他許多血肉之軀所不能避免的打擊,都可以從此消失,那正是我們求之不得的結局。死了,睡著了;睡著了也許還會做夢;嗯,阻礙就在這堙F因為當我們擺脫了這一具腐朽的皮囊以後,在那死的睡眠堙A究竟將要作些什麼夢,那不能不使我們躊躇顧慮。……誰願意負著這樣的重擔,在煩勞的生命的壓迫下呻吟流汗,倘不是因為懼怕不可知的死後,那從來不曾有一個旅人回來過的神秘之國,是他迷惑了我們的意志,使我們寧願忍受目前的折磨,不敢向我們不知道的痛苦飛去? ………」

莎士比亞對人在死亡上感到的恐懼、焦慮和惶惑做出了人類文學史上最完美最動人的表達。他的問題是生而為人就不可避免都一定會想到也一定會面對的問題,但是,絕大多數人都沒有他想得深,都不能表達得這樣完整這樣振撼人心。

這個問題的重要就在於死是一個關係著怎樣理解整個人生宇宙的核心問題。宇宙是一個只有生死壞滅的物質世界,還是在物質世界之外還有一個永恆的靈性世界?人有靈魂還是沒有靈魂?人死了是不是靈魂也一起死了?如果靈魂不死,人的靈魂在人死後到哪里去?人死後如果靈魂還活著,那麼人活著的時候應該怎樣活?

事實上,哈姆雷特的獨白人從來都容易讓人想到自己。我也有哈姆雷特的焦慮。像很多人一樣,我以前也是帶著哈姆雷特的這些問題到處尋找答案的。

然而,就像人類有時就是提問題提得非常深刻而卻沒有答案一樣,莎士比亞的這篇獨白也是提問題提得深刻但是卻沒有答案。在人的經驗和思索能力的範圍內,有誰能以經驗的事實為根據用頭腦回答這個問題?這是人自己永遠沒有能力回答的疑問。

我們修觀音法門的人有福了。我們師父回答了這個問題,觀音法門回答了這個問題。說起來連自己也不大敢相信,我們弟子也都很清楚怎樣回答哈姆雷特的問題,可見我們師父已經帶著我們走了多遠!當然,更重要的意義是,這個問題並不是一個懂了就了結的問題。懂了這個問題,我們就找到了擺脫沉淪,得到解脫的道路;我們就超越了物質世界,進入了靈性世界。這是我們一生中多麼令人激奮感動的大事!

自然,現在沒有必要在這樣的文章婺挭嬪畯怮蝏穧^答哈姆雷特的問題。我只是覺得,如果我們能帶著哈姆雷特的問題讀我們師父的一首詩,我們能夠從這首詩堭o到的東西就會比較多了。 ∼美國紐澤西州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