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海无上师的
心路历程:

从诗作到画作


陈文恩教授(原文为悠乐文)


美国经济越报
1999.9.11


 

 二年前我以尘俗而好奇的心情拜读了清海无上师的诗“前身足迹”,想了解一位女性修行者与世间女子的情诗有何不同,后来我发现这实在是一个很有趣的误会,因为清海无上师的诗也充满了人生的喜怒哀乐,洋溢着年轻恋人的炽情和浪漫的情怀,和普通诗人没有什么不同,然而我感觉师父的诗体现了一位女修行者破执的精神,描述了一位诗人正在寻找真理的修行历程。这些诗直指人性,特别是“前身足迹”,引起了读者极大的兴趣。不过我在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八日洛杉矶圣殿大厅“和平之音 四海一心”音乐会时,从这位修行者所展出的画作中,没有体会到人类的这些品质。去展览会前,我预想这些画应只是作者用颜色来表达其诗意,我想像我会看到凹凸不平的笔调和对比鲜明的颜色。一片黑色象征忧郁情感的夜晚,残月比喻成失恋,红色的欲望乍现在金黄色的修行光芒中。

 结果我没有看到一点“前身足迹”的痕迹。很明显这些画(一九九○至一九九四)是作者的新的艺术历程。我感觉这些作品散发着和谐、宁静的气息,用那些景物来表达人间涅盘的心境,所有画作都充满轻快明亮、出神的色彩──深浅不同的鲜绿色、活力四射的红色或很谦卑的土色。
“小丑”45公分 X 37公分


“清水池”50.5公分 X 40.5公分

 我没有感受到在“前身足迹”中流露出的人类的情感,连人的形状和复杂的思想感情几乎都没看到。只有二、三幅画有人的模样,一幅叫“小丑”,用粉彩笔画出“内忧外鲜”的两面特征,象征了人生的苦乐两面。第二幅叫“清水池”,里面有三个人,郭师兄是色盲、陈师兄是驼背、杨师兄个子短小。从小丑到这些师兄在画家的笔下,表达了作者的幽默和世间的相对层面--“空”与“有”的幻相。

 这个小丑一面哭、一面笑,右边一半用快乐鲜明的颜色,左边一半用悲哀的灰色;三个师兄很高兴地在那儿自嘲自己的缺陷。

 所有作品中找不到像“前身足迹”中俗世情感与修行生活冲突的矛盾心理。作者的心几乎已安定、了无为,散发着自在、脱俗、无忧无虑的清新气息。画家好像找回了天真、自然的赤子之心。

“海之歌”45公分 X 32.8公分

 每幅画像是在描绘着在世间得到涅盘的极乐,大自然中的每一点滴的景色,描绘得有如小鸟雀跃的脚步,亦或如黎明中美妙的歌声,亦或像夜空中闪耀的繁星。即使在风浪中,画笔也在跳舞,好像唱出雄壮的“海之歌”。

“月圆之夜”44.8公分 X 32.8公分


 在“月圆之夜”那幅画里,清静的月夜,山坡上的树木如同孩童们在欢跃,拥抱着万丈金色的月光。


“法喜充满”34.5公分 X 45.6公分


 画家有时把尘世中的喜乐扩张得比现实更美好,例如在“法喜充满”的画作中,那种喜乐是从心灵深处散发出来的;从一朵花,画家把它画成几百朵花,喜乐充满整个树干和树枝。


“乡愁”33公分 X 45公分


“争辩” 45.6公分 X 34.2公分

 画家也用延伸的手法表达归乡的情怀,“乡愁”那幅画没有一点离乡背井的愁,反而看到火龙果的紫皮、白肉衬托在绿叶之中,让人欣赏到故乡的甜蜜情思。

 总而言之,清海师父的画作是一个清静、安怡、自在的世界,也充满了无限的活力与喜悦。不过我也感觉到在几幅画中作者传达给世人的讯息,在“石头开会”这幅画中,突出的鲜红色沙土代表着愤怒的众生,沙土上方的深紫色的石头,象征着世界上黑暗的领导人,他们是战争之始及人类弊害之源,这些讯息也许是召唤着人类要如“石头洞”这幅画般在隧道的尽头开启智慧。智慧迟启是否为读者之过?阅多而不解,又讲出很多道理,只能给世界增加更多的冲突,这就是“争辩”这幅画里所体现出来的讯息,二大本书相对而立,封面上都写着“第一”,画的衬底是一张歪斜的、深紫色的桌子,象征着人类社会。

 

“石头开会”(高峰会议)
51.4公分 X 41公分

“石头洞”(超世界的光)
64.8公分 X 52.3公分

 清海师父并没有将一些有关天主、佛、人类及大自然的讯息在画中正式表露出来,而是用简短的三、五个字轻松地挥洒在福尔摩沙沉寂森林中的石头上。

 当这位修行画家在石头上作画,她把人类之无我情操深入到石头的无我之中,将大自然与人类画为一体;万物同一体也许就是她的主要讯息,正如石头上那些句子--“我与我父同一体”或“我是上帝”、“我是佛”、“世界是我”、“道是沉静”,或是那些字--“和平”、“爱”、“自由”、“纯洁”、“完美”、“智慧”、“快乐”、“谦卑”所传达的意义,正是作者为人类带来了一个理想世界的梦想。

 当画家在石头上传达有关宗教、道德和社会情操的讯息时,画者已步入了一个新的里程,如在“前身足迹”里的破执一样,她将佛置于天主里,将天主置于佛里,将人置于石里,将佛之静谧置于老教之无为里,然而也仍未忘记庄子对人生的乐趣和幽默。

编辑注:陈文思教授目前在美国加州橙县教育所当主任。
一九七五年以前是悠乐嘉定省众议员, 亦是悠乐共和国之发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