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海无上师诗歌天地


(原文为英文Since We Knew Each Other,此处依悠乐歌词转译)

子静谧 令我明本性
子泰然 引我归安恬
多少夜 宁静蕴清新
言温柔 轻雨息波澜
深恋你 无尽爱之源
金玉誓 轮回历千万
可记得 兰言如锦绣
永世情 天史记缠绵

 

几度寻爱迷航
缘冷意灰心碎
几次红尘失路
心流浪 沉郁山林间
看今朝 风涛已烟散
感子爱 秋心透碧泉
游人返 远航终尽了
永歇帆 归泊是此岸


~ 作者曾亲自演唱,收录于《夜梦》诗歌专辑CD、DVD

阅读与欣赏--哈姆雷特的焦虑

 世界上最伟大的戏剧家之一,英国十六、十七世纪的莎士比亚写过许多著名的内心独白,其中最著名的一段可能就是《哈姆雷特》中的哈姆雷特王子关于“生存还是毁灭”的独白。这位王子发现他的父王被叔父毒死,叔父篡夺了王位,霸占了他的母亲。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倒塌下来压在他的肩上,要他把已经脱节的时代重新整顿起来,但是他迁延犹疑,对世界和人生的意义都产生了怀疑。这段独白就是他在心情最为痛苦的时候发出的疑问。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默然忍受命运的暴虐的毒箭,或是挺身反抗人世的无涯的苦难,在奋斗中结束了一切。这两种行为,哪一种是更勇敢的?死了,睡着了;什么都完了;要是在这一种睡眠之中,我们心头的创痛,以及其他许多血肉之躯所不能避免的打击,都可以从此消失,那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结局。死了,睡着了;睡着了也许还会做梦;嗯,阻碍就在这里;因为当我们摆脱了这一具腐朽的皮囊以后,在那死的睡眠里,究竟将要作些什么梦,那不能不使我们踌躇顾虑。……谁愿意负着这样的重担,在烦劳的生命的压迫下呻吟流汗,倘不是因为惧怕不可知的死后,那从来不曾有一个旅人回来过的神秘之国,是他迷惑了我们的意志,使我们宁愿忍受目前的折磨,不敢向我们不知道的痛苦飞去? ……”

莎士比亚对人在死亡上感到的恐惧、焦虑和惶惑做出了人类文学史上最完美最动人的表达。他的问题是生而为人就不可避免都一定会想到也一定会面对的问题,但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有他想得深,都不能表达得这样完整这样振撼人心。

这个问题的重要就在于死是一个关系着怎样理解整个人生宇宙的核心问题。宇宙是一个只有生死坏灭的物质世界,还是在物质世界之外还有一个永恒的灵性世界?人有灵魂还是没有灵魂?人死了是不是灵魂也一起死了?如果灵魂不死,人的灵魂在人死后到哪里去?人死后如果灵魂还活着,那么人活着的时候应该怎样活?

事实上,哈姆雷特的独白人从来都容易让人想到自己。我也有哈姆雷特的焦虑。像很多人一样,我以前也是带着哈姆雷特的这些问题到处寻找答案的。

然而,就像人类有时就是提问题提得非常深刻而却没有答案一样,莎士比亚的这篇独白也是提问题提得深刻但是却没有答案。在人的经验和思索能力的范围内,有谁能以经验的事实为根据用头脑回答这个问题?这是人自己永远没有能力回答的疑问。

我们修观音法门的人有福了。我们师父回答了这个问题,观音法门回答了这个问题。说起来连自己也不大敢相信,我们弟子也都很清楚怎样回答哈姆雷特的问题,可见我们师父已经带着我们走了多远!当然,更重要的意义是,这个问题并不是一个懂了就了结的问题。懂了这个问题,我们就找到了摆脱沉沦,得到解脱的道路;我们就超越了物质世界,进入了灵性世界。这是我们一生中多么令人激奋感动的大事!

自然,现在没有必要在这样的文章里解释我们怎么回答哈姆雷特的问题。我只是觉得,如果我们能带着哈姆雷特的问题读我们师父的一首诗,我们能够从这首诗 得到的东西就会比较多了。 ~美国纽泽西州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