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诗赏

师父的诗蕴含宇宙的秘密

美国纽泽西州 佚名(原文为中、英文)

 “星球交错,乾坤生,日月醉,夜忽开,黎明,天地倾,幻象震落,忽至奇域,千秋沉浮,尘寰间,星光遍布,绵远彼岸,天地间,芳息馨暖……”好一幅壮阔深远、景象万千的宇宙奇景在眼前闪烁跳动,上下铺展,立即就把在地球上禁锢已久的头脑打得粉碎,把灵魂解放出来,真是人间罕见的不可思议的伟大力量,读了不禁惊怔得说不出话来。

 我自小喜欢看描写宇宙场景的作品或故事,例如:“牛郎织女”中,在人间因为相爱而被分离的牛郎和织女,在天空变成被银河分离的牛郎星和织女星;“嫦娥奔月”中,飞升到明月住在清冷的广寒宫中的嫦娥;《封神榜》中可以上天入地的英雄武士;《西游记》中,一个筋斗可以翻十万八千里、在天界自由来往的孙悟空;古希腊悲剧《被缚的普罗米修斯》等等。李白曾自命为“海上钓鳌客”,他要以虹霓为丝线,明月为钩,以天下无义丈夫为钓饵。德国诗人海涅说他要拔下挪威森林里最高的枞树,插到火山口蘸满赤热的岩浆,在黑夜的天空写上几个燃烧的大字:“阿格涅斯,我爱你!”这些就是我记忆中的珍品,开阔美丽的意象曾经陪我度过许多岁月,给了我许多薰陶和助益。可是读到师父的诗时,竟忽然怔住了,人间何处能看到像师父这样藉由充满宇宙意象的诗句,将情诗的意境推向极致?

 李白和海涅毕竟都是人间奇才,这是没有疑问的,但相较于师父文思的广度与深度,高下立见。李白、海涅固然才华洋溢,但显然都还停留在有限的单线性质的三度空间和时间范围内。而一个无上圣灵则早已超越时空,在许多不同的意识层次中纵横驰骋。师父的诗歌透露了不少宇宙的秘密,帮助我们挣脱时空为我们套上的牢固枷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