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清海无上师诗文有感--

美国名悠乐诗人冯明进(Phung Minh Tien)

 
(原文为悠乐文)

前排右边为冯明进先生

 做诗难,做好诗更难。然而,做好诗,又要能蕴含崇高情意、精深思想,勾画前身茫然足迹与现实困顿忧患,甚至是当来的喜乐期望,那更是难上千百倍。

 在二十世纪最末的几年,我们有幸一睹清海无上师的诗文,这些无与伦比的诗文集佛性与绝佳才情于一身,目前已经编纂成册的作品包括《无子诗》、《前身足迹》、《蝴蝶梦》、《失落的回忆》和《往日时光》,今后还有更多的佳作将编纂问世。这些诗集,收编了清海无上师于寻求真理的路程中,依亲身体验所创作的诗稿,由此开启觉悟、解脱之无垠天地,进而弘扬佛性于万生万物之道,扶助人类打破执着束缚的牢狱、无常肉身的牵累、妄念迷误的羁绊,使人类提升至更高等、更辉煌的境界。

 清海无上师出生于悠乐,青年时出国求学,其后,为寻求真理,她游历了许多国家和著名的朝觐圣地。最终,在西藏和印度交界的喜马拉雅山上,她找到了一位在世的明师,并从这位明师那里获得了神圣的传承。经过一段时间的隐居和修行,她获得了完全的开悟。目前,出于对众生无穷无尽的慈悲,清海无上师向那些诚心寻求真理的人们提供无上的“观音法门”。

 早年,当她的祖国战火纷飞之时,诗人稚嫩的笔,勾画出不得不放弃家庭温暖、青春的激情和远离故土的无奈:

孩儿随人远走
母亲此刻喜愁交替!

 每一次分离总是充满了忧伤,分离意味着舍弃温暖和快乐的家,去面临一个看似广阔而又纷繁的未知世界:

你走天涯路长
遥遥谁知归乡何夕?
心浪涛涛难抑
请问海螺所忆何关…

~“千里送子” 摘自《前身足迹》

 在这个充满痛苦的世界里,人类更觉得渺小、无助和卑微,而忧患和苦难更是接踵而至,留下无尽的回忆、希望、苦恼和分离的痛苦:

君临片刻瞬即别离
千江渡口水流万迹
青丝忧伤茕茕孤影
日盼夜待恩爱慰藉

君将归返或永不回
君已忘我或我忘君?
愿扮月光柔黄似锦
追随情迹万里飞翔

“情歌二” 摘自《失落的回忆》

 迷失在这样一个绝望的世界里,诗人深切感受到了人生的悲欢离合与生命的盛衰荣枯——微弱的希望,冷淡的追求,觉醒的黎明,迷茫的黄昏。越挣扎越奋斗,就越无法摆脱无益的执着和破碎的梦想,所有这些困扰着人们的命运,幻想成为梦魇,而希望终成泡影。

曾经黎明迟未临
漫夜等待心憔悴
恶梦淹没灵魂沉
奋勇难离苦海深
孤鸟骤雨狂风袭
浩海纳不尽忧情

 那么生命中到底还留下什么?假如真的还有什么的话,也许只是昏暗午后废弃小径上的孤影罢了,仅有前方层层迷雾扑面而来,如同一个人回首逝去的童年,却无可捕捉。那么眼前又有什么呢?所能看到的仅仅是猛烈的暴雨,冰冷的霜雪,还有悲伤无力留下的回音。

几度朝阳贪寐眠
痴心空求未见晖

绵雨纷纷叶凋零
日月更迭空淡漠
怀失落心有未果
真爱或未曾寻获

~“无题” 摘自《蝴蝶梦》

 人生道路纷繁喧嚣,诗人的足迹未尝停止。她的行踪,从德国到意大利、英格兰,从尼泊尔到印度、西藏。每一个足迹都是探索,每一个片刻都是反思。探索和反思是解脱和觉悟的种子。一个人不可能在象牙塔里与纷纭变幻的世界保持联系,不与外部世界和其他众生联系也不能够了解自己的命运。让我们行动起来,扬起风帆。就是从那里,诗人成了哲学家、思想家,她了悟自身,追求高雅与辉煌的天国,超越凡夫欲望,以及对名利、肉体和无常世界的执着:

我已过 虚伪日无数
情未萌 爱意急倾诉
蜜香甜 双唇挂红果
话浓郁 心中却冷漠

旅程经过河岸浊清
洗净尘面又抹脂粉
贪求功名金银华厦
轻换理想但求温饱

猛觉醒于无数困顿
人生仅此心中自问
再几十年夫复何义?
名利路径忙闯疾奔!

~“自首” 摘自《往日时光》

 在经历了如此残酷的现实之后,若还执着和沉溺在无明之中,那么无常的肉身终将一无所有,就像植物般腐烂。与常人不同的是,清海无上师向内在寻求答案,在这个寻求中她找到了生命的真谛。

当来日子我将何从
容颜红逝秀发褪青
气息停止死亡重生?
如佛所言地府天境!

~“自首” 摘自《往日时光》

 在她探索的道路上,深思伴随着她的每一个脚步。所到之处,她都深深地体会到娑婆世界的忧伤。

回至昔城 听旧情涌
身如笼鸟 难以远飞!
岁月无光 寄心于纸
万行墨滴 点燃情歌

园巷冷清 昔影飘忽
冬日逝去 枝叶萧索!
浪子止步 于斯愁午
我问爱情 犹剩几朵?

~“昔城旧情” 摘自《失落的回忆》

 越探索,清海无上师越意识到这个世界的无常和人生的悲哀。生而慈悲博爱的她,已不再为自身、而是为整个人类而痛苦。

今愿化身为石像
立空俯看世万相
莫名愁绪涌心央
此为大爱或私量?

 ~“冬午与石像” 摘自《蝴蝶梦》

 痛苦和不幸,促使一个人成长和成熟。世界原来只是一个幻象。经历过困苦和艰难,灵性不断地提升,最终无所不在;就像广袤海面上的清风,又像爱海,更有如与久别重逢的喜悦。

似陌客 天地尽无情
湘江午 听两岸风冷
日光微 凄雨落霏霏
船航回 怎未携旧情?

悲云发 轻飘曳杨柳
泪目盼 夜驱长午后
人飘零 于年少愁境
胡不归 轻轻抚柔荑

我呼唤 五方天近拢
齐联欢 全宇宙同庆
我盛燃 金火万山顶
冬来时 明日不再冷…

~“情歌一” 摘自《失落的回忆》

 诗人就像一位慈爱的母亲,总是希望孩子们平安快乐;又像一位亲爱的姊妹,要从绝望的世界 救出不幸的兄弟姊妹:

我来到 你可知晓!
我身旁 恒伴红莲
魂不倦 等你数劫
可记否 你许愿返?

想带你 越云翔翱
赏莲花 圣乐光耀
为何你 迷失幻境
未脱胎 挣出古堡!

~“累劫的爱人” 摘自《蝴蝶梦》

 总有一天,喜悦的重逢会到来,真爱的花朵会绽放。时空可以让人相隔千山万水,却隔不断人们心中互相关爱的温情。就像盛开的向日葵,总会用温暖的笑脸迎接阳光的友爱:

多少里 到春瑞
又多少里 夏暖秋冷
多少年 相遇一天
岁月怎换 瞬间重逢

~“情歌四” 摘自《失落的回忆》

 善心之门一开启,佛性的慈爱本质就会浮现,并融入这个世界,让大爱惠泽一切生灵。个人的情绪和自私的迷梦均烟消云散,留下的只是那无边无际的慈悲和宽容的海洋:

汲汲欲寻 富饶天粮
遍撒葱峦 温饱生灵
朔风凄厉 众鸟哀鸣
瘦骨残翼 踉跄逐觅

~“菩萨愁” 摘自《蝴蝶梦》

 从前世每一个孤独的足迹,行走在层层叠叠的幻境中,清海无上师的心灵深处本已深具追求真理的慧根。虽然出生化现在这个红尘世界,高尚的种子还是冲破了层层障碍,随着诗人探索的脚步发芽成长。每一个脚步都是一种体验,每一个凝视都是一次反思;通过累世的轮回和艰辛,她终究全然了悟了宇宙的真谛。

来此!楼阁静默
蛛织朽门
吟园淡!
空房风吹萧瑟
似千古魂游走烦闷

~“荒楼” 摘自《无子诗》

 然而,在这样一个悲惨无奈的世界里生活,最坚强的人也会有脆弱和痛苦的时刻:

礼佛在台高光灿
无迷徒摸索暗夜中!
想精进 道还太甚远
欲德行 为何常罪过

要忏悔,多次我自忖
但前冤在轮回喊呐

 躁乱的红尘对纯真心灵的侵蚀从未停止,名利和享乐葬送了无数天真的心灵……诗人也曾经历了种种的波动,但是她不动摇。她的灵魂已是如此的宽阔。她知道如何依靠灵修的道路来达到自我解脱。

奈何又漂回尘海
茫茫然往何处归家
梦中满权利名誉
醒时更厌腻尘间

诸恶梦常网包智慧
数难灾似打碎信心
我脆弱独行蹒跚
靠光道引我过暗路

 正义与邪恶、压制与自由、无明与开悟、保留与放弃、有限与无限、天堂与人间、无常与永 ,彼此之间的冲突总是激烈的,每一个选择都不可置疑地带来痛苦。

许多次我要离尘俗
为何心还眷恋世情
恩爱张网 食衣束缚
越挣奋又越缠身!

~“高如云霄” 摘自《无子诗》

 每天我们走过的路程更陷我们于迷宫之中。迷宫中包含了各种惊奇诱人之处,这种种人生幻境多到让我们常常会欺骗自己,认为那就是真正的快乐而任其引领我们步入黑暗的迷阵之中,忘却归返天国之路。

你去,忘了天宫回途梦
为作乐 一片尘情暂藉

望着你有人会垂怜:
“迷途者,何世能逃出!” 

~“迷路” 摘自《无子诗》

 在人与人之间,在人与其生命的过程之间,在堕落与道德之间,或是在覆没与解脱之间,似乎总存在着一种挣扎。这挣扎造成生命中的悲剧,这因果业障正是我们所必须偿还自累世所欠下来的债。

归后心事珊阑
尘;道 愁怅一身!
自我此尘堕入
百年 累累前冤

~“访法华寺” 摘自《无子诗》

 从前世欠下的债,从离别的抉择,以及生死轮回的困难中,人们有时候因为其本身的灵性意识或是肉体已累积承受了过多的痛苦及幻觉,而选择放弃所有。阿尔伯特·卡缪在《放逐与王国》一书中曾质疑人类之初,必定是有其他存在之处,而在这地球上的生命只不过是流亡之所,人们在此对自己以及彼此之间感到有如异乡人般的陌生。当人们死去的时候,正是他们真正回到其原本锺爱的故乡,重生回到他们所属的真实世界。

我分秒期待死
如胎妇等开花

奈何年轻未老
涅盘远,忧烦近

~“待死” 摘自《无子诗》

 死亡即为解脱,其意就是回到我们真正怀念的故乡,而这正是许多思想家、作家及诗人的悲叹。有位名为辉近的诗人曾说:

“悲哀若已果熟,请将其摘下
终是尘土来迎,不分天堂地狱皆然” 

 在这短暂即逝的存在中,人类在生命过程中不断挣扎奋斗不免感到力竭,因而常会感到有些丧气的倾向,情愿放弃一切,那也只是很自然会有的倾向。但是像是清海无上师这样一位为解放人性而培育种籽,无尽慈爱众生,解脱众人业障束缚的人,永恒的花朵已在她的心中绽放、盛开。

爱汝彷佛吾爱己
似爱山河与五洲
明日别离谁哭泣
一拜偿汝深切义!

~“吾爱汝” 摘自《无子诗》

 虽然她已远离尘世的束缚,却从未想过抛弃任何人。在她心中,她希望有一天能开悟,再回到这个世界拯救她所爱的人:

一人寻求修道
一人世独一身

何时明觉真法
引汝脱了尘间

~“留言” 摘自《蝴蝶梦》

 她实践了她庄严神圣的誓言。因为她的仁爱及智慧,因为这个世界仍在混乱之中,她不愿独自享受涅盘之乐,她以菩萨之身回到这个世界,与芸芸众生同行:

身为菩萨万难艰困
难度俗人 堪量心尘!
化生下凡抛失极乐
舍躯拯救苦难众生

~“菩萨莲” 摘自《无子诗》

 即使如此,以她修行功德,她享有来自上帝的神奇美妙之欣喜:

修几千年才有此天
亲近尊严全知的你(注) 
你如沙漠中一椰影(注) 
荫凉护佑我的魂魄
金银铺满三千大地

也不及你圣足一尘(注)

(注:此为神性,示字旁的你)

 她越是从创造万能之主得到更多的加持,她越是不愿独享其乐。她确实总是为人类无明深感关怀不已:


我默泣怜惜此世间
行于路径幽暗娑婆!

无法知觉你的来临 (注)
宝贵灵身尘中折磨
~“大导师” 摘自《无子诗》

(注:此为神性,示字旁的你)

 以慈爱宽大的心,透过种种善行及无穷爱力,清海无上师将她内在的话语化为优雅流畅的诗句。她所跋涉的路途,伴随她神圣步履盛开出朵朵的莲花,以及其灿烂丰富的诗词创作。越是潜心阅读她的诗词,越能感到希望复苏心底,一股全能的力量,及一颗澄净的心。从密布愁云及虚幻印象的尘世,灵魂彷佛深陷绝望之中。但在无望的忍抑之中,神圣的种籽已不觉地发出端芽。正如大文豪杜思妥也夫斯基所言:“只有曾自死亡归来的人有权利在这世界歌唱。” 清海无上师提醒我们解脱与开悟必须由耐心及坚忍持久的耐性才能体会,而她本身已然走过这段历程。从她前身足迹步过的重重艰难,及每个失落及寂寞的片刻中,清海无上师第一手经历过解脱及开悟的考验。她行过的路程是用苦楚一层层铺设而成,然而从这其中,她洗净人世尘埃净化其身,提升自我灵性意识,寻求出拯救众生之道。她的诗将这神圣之道含蕴于中。潜读她的诗句,看着她踏过的每一步履,我们从中再度发现自我并得到净化,从而追随她崇高的旅程共抵一恒久平静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