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加州悠乐文艺广播电台

--
访问音乐家范维全文

1997.1.7

 

 问:瑞贞和庆煌向音乐家问好!

 范:您们好!

 问:请问音乐家,最近瑞贞和庆煌以及很多听众曾看见音乐家范维在一些公众场合与诗人清海无上师会面,瑞贞还听说音乐家最近还用诗人清海无上师的诗篇作曲,请问音乐家您近来的创作是否倾向于“禅乐”?

 范:称为“心灵音乐”比较贴切,我意思是说我从谱作“社会乐”出身,作品献给当时为自由独立奋斗的悠乐祖国;之后我改谱“爱情音乐”,作曲献予相爱的人们。当然到了这个迟暮的年华,应该转而创作心灵音乐,不再是人际社会、情人什么的音乐,而是从心灵里看人生,所以称为“心灵音乐”。而在寻找素材以创作那些您刚才所说的乐曲的旅途中,我遇见了清海无上师。

 问:噢!那么那是偶然,还是……

 范:不,不是偶然,我曾经寻觅,看看那些和我一样走在寻找心灵路上的人们有什么诗、画,使我有风雨同路之感。

 问:那么请问诗人清海无上师是第一位被您将她的诗谱成曲的吗?

 范:不是第一人。要知道禅诗从十一世纪已有创作问世,已历经多少年代。而在这个二十、二十一世纪里,仍有不少诗人喜吟心灵诗。只因为我们悠乐一直生活在战乱流离的情况下,所以少有人有时间放眼观赏那些我认为更近于诗的含意的诗篇,如范千秋的诗:“带你寻觅黄花洞”,我把她的十首诗谱成十首修行歌。直到今日,国内的艺人、文人、诗人,曾经为战争劳累过的,现在也改而作禅诗。我指的是就算是共产党员也有一些关于禅的诗作,如沈孟豪先生;或者是我们叫做南方诗人的阮德山先生,笔名山中星,也有很多写得非常好的关于禅的诗作。国外也有很多。最近我留意到一个有很多弟子的清海无上师的组织,她有很多我非常喜欢的油画,我从她的画中看到了心灵之美,当然我也读过她的一本诗集,那些诗好像也用 CD 音带推广。

 问:那么大师是否可以让听众知道您为诗人清海无上师的诗作谱曲的感
想?

 范:我强调我并非以诗人清海无上师的诗作谱曲的唯一一人。我的职业朋友们如日银、凤舞也有谱她的诗。

 问:瑞贞看报纸报导还有音乐家秋湖。

 范:不错,还有黎莹,而我谱作了两首。

 问:请问是哪两首?

 范:是“孤独夜”,对不起,已经改为“单夜”,第二首是“色空”。瑞贞小姐不妨请各位听众欣赏“单夜”。这首歌由我儿子维光主唱,我作曲。有两首,“色空”也可以,或者“单夜”也可以,请试听一首看看。

 问:以下请各位听众欣赏音乐家范维以诗人清海无上师的诗稿所谱的“
禅乐”,维光主唱的“单夜”。

从未若此孤单
也未如斯闷愁
似倦鸟寻窝温巢
却迷于浩瀚阴天!
有谁来和我心事
请温手使夜快过
奇陌眼暖亮我魂
灿烂明日无幽暗

 

谁来谣我入场梦
年华歌谣玉金时
让我忆游神话期
愁果熟落雨河逝

今夜唯独诗与我
明日何遥夜深长
躺隐魂魄发苍穹
聆听人生落双肩

 

 问:各位听众刚欣赏了音乐家范维以诗人清海无上师的诗作所谱的“单夜”。现在继续访问音乐家范维。音乐家是否可以让各位听众知道您今后是不是将倾向于禅乐的创作?

 范:不错,我想我这么一把年纪了,不应该再写爱情歌曲。第二,对于社会乐,在目前这个环境之下,我颇觉力不从心。我也不敢再作有政治性质的歌曲,留给年轻人作吧!那些当代的强人。

 问:那么“禅乐”难道只留给老人和修道人吗?

 范:我看不要什么都是老年人,年轻人也看得到灵界的美丽。那些如我那个时代的年轻人,被时代的洪流影响,如果不去参加抗战就是没有理想。现在的年轻人生活在暂时可以称为和平的时代里,在这个好像美国这样的物质社会里,很多年轻人都想寻找一些更美好的、在铜钱美元之外的社会。我想不要凡事都是老年人,我说的老人是指我自己。

 问:不是的,瑞贞的意思是说那首歌非常动听,但不容易了解。如今介绍的第二首叫做“色空”,而我实在不明白色空的意思是什么?不知道音乐家有没有时间简介一下?

 范:这首歌我介绍也是多余,大家听听就知道。我想要补充一下的是那些我谱曲的清海无上师的诗,比如说那首提到我们眼前人生的诗,诗人对于人生有非常“禅”的看法:我们只要踏出一步或者退一毫厘,人生就已不同。现在大家先听听,然后我再解释,只解释音乐方面而已,不敢妄言解释关于灵性那方面。

 问:是的,在欣赏第二首歌之前,瑞贞再请问音乐家一句:以目前海外和一九七五年以前的“禅诗”相比较,音乐家的看法如何?

 范:“禅”可以说是不动不移。第九、第十世纪或十九、二十世纪的禅歌、禅曲没有什么分别。那时代的禅诗也有人们唱、有人诵。比方说诗人清海无上师的那首“色空”,仍然还留着五、七世纪前诗人们的思想,所以这首以下各位听众将欣赏的“色空”,如果大众听后心中了无振动,就表示我已成功。听音乐,尤其听悠乐音乐以后觉得伤感,或者气愤,所以才有“誓死痛饮仇敌血”的冲动;或者相爱,抵死的相爱。但听我这以有禅意的诗所作的曲,大家将不会感叹,它完全地带我们进入一个色色空空、空空色色的境界。看,解释禅必须这样子。

 问:有就是没有,没有就是有。

 范:大概是这样。所以不可以以理智来解释。正如不可以要入世的人听心灵的歌,好了,现在请大家尽管听听,以下是“色空”。

 问:趁此空档容我再问一句,以音乐家的看法,海外的创作潮流如何?

 范:以我看来,不要分什么海内海外。新乐已经有五十年的时间成形发展,各艺人的潜能也不外是刚才我说的各趋向而已。其他人有没有创作心灵乐,我不得而知,因为我没什么时间收集,出去走的时候也只为了表演,没有这方面创作的消息。

 问:是的,以下请各位听众朋友欣赏“色空”,诗人清海无上师填的诗,音乐家范维作的曲,维光主唱“色空”。


往前一步溯流源始
后退一分归回尘埃!
年月返复依如是
尘境何有异莲台…

我念涅盘向如斯
未料迷途已多日!
四大何在开悟刻?
乾坤兮 似梦一场!

 

 

 

方知晓佛本无言
达摩祖一句未说

超沈沦往那方寻
度解脱何有众生

 


 问:大家刚欣赏了男歌星维光的歌声,歌曲“色空”,诗人清海无上师的诗,音乐家范维作曲。现在我们再继续访问音乐家范维。请问音乐家刚才您给我们听的这两首歌:“色空”和“单夜”已经出版 CD 和音带了没有?

 范:这两首歌已经和其他音乐家也以清海无上师的诗作曲的作品一起录了音。我估计一个月之内这十首歌,十首心灵之歌将出版发行。

 问:那么今后音乐家范维创作的倾向是把禅诗谱成禅曲。这样大家将有机会继续欣赏诗画和音乐家范维的曲作。谢谢音乐家和我们分享,和让大家认识诗人清海无上师的诗篇,以及音乐家范维的音乐。谨代表广播电台,恭祝音乐家第一是身体健康,子孙健康又快乐,第二是继续创作好的乐曲,永留“乐史”。

 范:谢谢瑞贞小姐,谢谢广播电台,谢谢各位听众朋友。

 注:音乐家凤舞也将清海无上师的十一首诗谱成乐曲,并接受了加州悠乐文艺广播电台的访问。

一美国加州悠乐文艺广播电台访问音乐家范维全文
   清海无上师诗歌印象 ─ 音乐家范维讲于“丝竹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