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海无上师诗歌印象

--音乐家范维讲于丝竹之夜

(原文为悠乐文)

 范维是悠乐乐坛中少数几位最知名音乐家之一,在“丝竹之夜”——前身足迹与悠乐情歌,音乐家范维表达了他对清海无上师诗作的观感。同时,他也介绍了他新谱的两首乐曲,将清海无上师的诗——“单夜”(范维易名为“孤独”)及“色空”。音乐会后,范维亦接受悠乐文艺广播电台的采访,以下是范维在“丝竹之夜”介绍他对清海无上师的诗歌印象。

 自从有了新音乐,经过半个世纪,悠乐人在国内或国外经常举办音乐会。先是情歌音乐会,歌颂浪漫与感性的爱。然后是歌颂英雄音乐会,流露抒发爱国、爱乡、爱民族的情怀。有肃穆的历史音乐,又有喜剧音乐会,显然我们知道如何藉音乐孕育世人天生赋予的喜、怒、哀、乐……
 
 然而,我们很少有触及人性最重要的心灵的音乐会,像今天这样。我在创作社会、感情歌曲之外,也常创作心灵乐曲,在此郑重感谢主办人员邀请我参加这场音乐会,给我机会说出带领我们寻求永恒世界的人他们的心灵之路……


 ……今天我很荣幸能翔游于清海无上师的诗境,我无庸再说吾友陈文恩已说过的,“清海无上师的诗是世俗情爱和纯朴修行的结合。” 而我要说的是,她的诗不仅是一位女修行者的破执诗,也是灵性旅程的纪录诗。人生在灵修之路上一程一程展开,开阔的心是行囊,目的地是安然与自在。无牵挂的转身,无虑的回头,这些诗是倾心耳所听之人生跫音……

 我也相信清海无上师的诗,是备关世俗与灵性的。如:吾爱汝、高如 云霄、过谁家、造天堂者等等,已经由我的音乐家朋友:黎莹、日银、凤舞尽心诠释。如今这些诗已经被谱曲了,现将由庆璃、梅香、丽秋、维庆以优美的歌声献与大家分享。

 就我而言,我偏爱心灵方面的歌与前身足迹的主题,所以我选择清海无上师——“单夜”这首诗来谱曲。

 “从未若此孤单,也未如斯闷愁。”

 对我们这些已离乡二十多年的人,就像那飞鸟已两次“迷于浩瀚阴天”。我们悠乐人遍尝人世仃伶,又漂零于异乡。然而我并不惊讶,清海无上师弟子遍布世界各地,因为她具有如此悲悯胸怀。今夜的约会,身处这音乐飨宴,毋需讲经,清海无上师已带领我们“忆游神话期”,即诗中的仙境。

 你们已经听到桥鸾的吟唱,这首诗是用传统的方式来吟诵,非常特殊。现在,请维光为大家唱这首诗——单夜。

 新音乐比传统乐曲更丰富,因为新音乐可转调,其韵律比固有的吟调风格更婉转。从“迷于浩瀚阴天”到“请温手使夜快过”,更容易表现其特色。

 各位在这旧年将尽,温馨夜晚的灵修音乐飨宴上,我很恭敬地请大家聆听——“单夜”,由清海无上师作词,范维谱曲,现由维光演唱。

 欢迎维光……

 我常以为人生是无止尽的旅程,但是,每次出行,都有归期。对清海无上师而言,涅盘圣境,并非隐匿之处,就像刘阮——天台的境界,他没忘记回乡之路。所以“往前一步,溯流源始,退后一分,归回尘埃。”

 对我来说,清海无上师一旦转身就无挂恋,若是回来也是无虑本着调和社会、升华人性的意向,我将清海无上师的“色空”加以谱曲。各位,让我们再一次欢迎维光……

一美国加州悠乐文艺广播电台访问音乐家范维全文
   清海无上师诗歌印象 ─ 音乐家范维讲于“丝竹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