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清海無上師詩文有感--

美國名悠樂詩人馮明進(Phung Minh Tien)

 
(原文為悠樂文)

前排右邊為馮明進先生

 做詩難,做好詩更難。然而,做好詩,又要能蘊含崇高情意、精深思想,勾畫前身茫然足跡與現實困頓憂患,甚至是當來的喜樂期望,那更是難上千百倍。

 在二十世紀最末的幾年,我們有幸一睹清海無上師的詩文,這些無與倫比的詩文集佛性與絕佳才情於一身,目前已經編纂成冊的作品包括《無子詩》、《前身足跡》、《蝴蝶夢》、《失落的回憶》和《往日時光》,今後還有更多的佳作將編纂問世。這些詩集,收編了清海無上師於尋求真理的路程中,依親身體驗所創作的詩稿,由此開啟覺悟、解脫之無垠天地,進而弘揚佛性於萬生萬物之道,扶助人類打破執著束縛的牢獄、無常肉身的牽累、妄念迷誤的羈絆,使人類提升至更高等、更輝煌的境界。

 清海無上師出生於悠樂,青年時出國求學,其後,為尋求真理,她遊歷了許多國家和著名的朝覲聖地。最終,在西藏和印度交界的喜馬拉雅山上,她找到了一位在世的明師,並從這位明師那裡獲得了神聖的傳承。經過一段時間的隱居和修行,她獲得了完全的開悟。目前,出於對眾生無窮無盡的慈悲,清海無上師向那些誠心尋求真理的人們提供無上的“觀音法門”。

 早年,當她的祖國戰火紛飛之時,詩人稚嫩的筆,勾畫出不得不放棄家庭溫暖、青春的激情和遠離故土的無奈:

孩兒隨人遠走
母親此刻喜愁交替!

 每一次分離總是充滿了憂傷,分離意味著捨棄溫暖和快樂的家,去面臨一個看似廣闊而又紛繁的未知世界:

你走天涯路長
遙遙誰知歸鄉何夕?
心浪濤濤難抑
請問海螺所憶何關…

∼「千里送子」摘自《前身足跡》

 在這個充滿痛苦的世界裡,人類更覺得渺小、無助和卑微,而憂患和苦難更是接踵而至,留下無盡的回憶、希望、苦惱和分離的痛苦:

君臨片刻瞬即別離
千江渡口水流萬跡
青絲憂傷煢煢孤影
日盼夜待恩愛慰藉

君將歸返或永不回
君已忘我或我忘君?
願扮月光柔黃似錦
追隨情跡萬里飛翔

「情歌二」摘自《失落的回憶》

 迷失在這樣一個絕望的世界裡,詩人深切感受到了人生的悲歡離合與生命的盛衰榮枯——微弱的希望,冷淡的追求,覺醒的黎明,迷茫的黃昏。越掙扎越奮鬥,就越無法擺脫無益的執著和破碎的夢想,所有這些困擾著人們的命運,幻想成為夢魘,而希望終成泡影。

曾經黎明遲未臨
漫夜等待心憔悴
惡夢淹沒靈魂沉
奮勇難離苦海深
孤鳥驟雨狂風襲
浩海納不盡憂情

 那麼生命中到底還留下什麼?假如真的還有什麼的話,也許只是昏暗午後廢棄小徑上的孤影罷了,僅有前方層層迷霧撲面而來,如同一個人回首逝去的童年,卻無可捕捉。那麼眼前又有什麼呢?所能看到的僅僅是猛烈的暴雨,冰冷的霜雪,還有悲傷無力留下的回音。

幾度朝陽貪寐眠
痴心空求未見暉

綿雨紛紛葉凋零
日月更迭空淡漠
懷失落心有未果
真愛或未曾尋獲

∼「無題」摘自《蝴蝶夢》

 人生道路紛繁喧囂,詩人的足跡未嘗停止。她的行蹤,從德國到義大利、英格蘭,從尼泊爾到印度、西藏。每一個足跡都是探索,每一個片刻都是反思。探索和反思是解脫和覺悟的種子。一個人不可能在象牙塔裡與紛紜變幻的世界保持聯繫,不與外部世界和其他眾生聯繫也不能夠瞭解自己的命運。讓我們行動起來,揚起風帆。就是從那堙A詩人成了哲學家、思想家,她了悟自身,追求高雅與輝煌的天國,超越凡夫欲望,以及對名利、肉體和無常世界的執著:

我已過 虛偽日無數
情未萌 愛意急傾訴
蜜香甜 雙唇掛紅果
話濃郁 心中卻冷漠

旅程經過河岸濁清
洗淨塵面又抹脂粉
貪求功名金銀華廈
輕換理想但求溫飽

猛覺醒於無數困頓
人生僅此心中自問
再幾十年夫復何義?
名利路徑忙闖疾奔﹗

∼「自首」摘自《往日時光》

 在經歷了如此殘酷的現實之後,若還執著和沉溺在無明之中,那麼無常的肉身終將一無所有,就像植物般腐爛。與常人不同的是,清海無上師向內在尋求答案,在這個尋求中她找到了生命的真諦。

當來日子我將何從
容顏紅逝秀髮褪青
氣息停止死亡重生?
如佛所言地府天境!

∼「自首」摘自《往日時光》

 在她探索的道路上,深思伴隨著她的每一個腳步。所到之處,她都深深地體會到娑婆世界的憂傷。

回至昔城 聽舊情湧
身如籠鳥 難以遠飛!
歲月無光 寄心於紙
萬行墨滴 點燃情歌

園巷冷清 昔影飄忽
冬日逝去 枝葉蕭索!
浪子止步 於斯愁午
我問愛情 猶剩幾朵?

∼「昔城舊情」摘自《失落的回憶》

 越探索,清海無上師越意識到這個世界的無常和人生的悲哀。生而慈悲博愛的她,已不再為自身、而是為整個人類而痛苦。

今願化身為石像
立空俯看世萬相
莫名愁緒湧心央
此為大愛或私量﹖

 ∼「冬午與石像」摘自《蝴蝶夢》

 痛苦和不幸,促使一個人成長和成熟。世界原來只是一個幻象。經歷過困苦和艱難,靈性不斷地提升,最終無所不在;就像廣袤海面上的清風,又像愛海,更有如與久別重逢的喜悅。

似陌客 天地盡無情
湘江午 聽兩岸風冷
日光微 淒雨落霏霏
船航回 怎未攜舊情?

悲雲髮 輕飄曳楊柳
淚目盼 夜驅長午后
人飄零 於年少愁境
胡不歸 輕輕撫柔荑

我呼喚 五方天近攏
齊聯歡 全宇宙同慶
我盛燃 金火萬山頂
冬來時 明日不再冷…

∼「情歌一」摘自《失落的回憶》

 詩人就像一位慈愛的母親,總是希望孩子們平安快樂;又像一位親愛的姊妹,要從絕望的世界堭洏X不幸的兄弟姊妹:

我來到 你可知曉!
我身旁 恆伴紅蓮
魂不倦 等你數劫
可記否 你許願返?

想帶你 越雲翔翱
賞蓮花 聖樂光耀
為何你 迷失幻境
未脫胎 掙出古堡!

∼「累劫的愛人」摘自《蝴蝶夢》

 總有一天,喜悅的重逢會到來,真愛的花朵會綻放。時空可以讓人相隔千山萬水,卻隔不斷人們心中互相關愛的溫情。就像盛開的向日葵,總會用溫暖的笑臉迎接陽光的友愛:

多少里 到春瑞
又多少里 夏暖秋冷
多少年 相遇一天
歲月怎換 瞬間重逢

∼「情歌四」摘自《失落的回憶》

 善心之門一開啟,佛性的慈愛本質就會浮現,並融入這個世界,讓大愛惠澤一切生靈。個人的情緒和自私的迷夢均煙消雲散,留下的只是那無邊無際的慈悲和寬容的海洋:

汲汲欲尋 富饒天糧
遍撒蔥巒 溫飽生靈
朔風淒厲 眾鳥哀鳴
瘦骨殘翼 踉蹌逐覓

∼「菩薩愁」摘自《蝴蝶夢》

 從前世每一個孤獨的足跡,行走在層層疊疊的幻境中,清海無上師的心靈深處本已深具追求真理的慧根。雖然出生化現在這個紅塵世界,高尚的種子還是衝破了層層障礙,隨著詩人探索的腳步發芽成長。每一個腳步都是一種體驗,每一個凝視都是一次反思;通過累世的輪迴和艱辛,她終究全然了悟了宇宙的真諦。

來此!樓閣靜默
蛛織朽門
蟲吟園淡!
空房風吹蕭瑟
似千古魂游走煩悶

∼「荒樓」摘自《無子詩》

 然而,在這樣一個悲慘無奈的世界堨肮﹛A最堅強的人也會有脆弱和痛苦的時刻:

禮佛在台高光燦
無迷徒摸索暗夜中!
想精進 道還太甚遠
欲德行 為何常罪過

要懺悔,多次我自忖
但前冤在輪迴喊吶

 躁亂的紅塵對純真心靈的侵蝕從未停止,名利和享樂葬送了無數天真的心靈……詩人也曾經歷了種種的波動,但是她不動搖。她的靈魂已是如此的寬闊。她知道如何依靠靈修的道路來達到自我解脫。

奈何又漂回塵海
茫茫然往何處歸家
夢中滿權利名譽
醒時更厭膩塵間

諸惡夢常網包智慧
數難災似打碎信心
我脆弱獨行蹣跚
靠光道引我過暗路

 正義與邪惡、壓制與自由、無明與開悟、保留與放棄、有限與無限、天堂與人間、無常與永琚A彼此之間的衝突總是激烈的,每一個選擇都不可置疑地帶來痛苦。

許多次我要離塵俗
為何心還眷戀世情
恩愛張網 食衣束縛
越掙奮又越纏身!

∼「高如雲霄」摘自《無子詩》

 每天我們走過的路程更陷我們於迷宮之中。迷宮中包含了各種驚奇誘人之處,這種種人生幻境多到讓我們常常會欺騙自己,認為那就是真正的快樂而任其引領我們步入黑暗的迷陣之中,忘卻歸返天國之路。

你去,忘了天宮回途夢
為作樂 一片塵情暫藉

望著你有人會垂憐:
「迷途者,何世能逃出!」

∼「迷路」摘自《無子詩》

 在人與人之間,在人與其生命的過程之間,在墮落與道德之間,或是在覆沒與解脫之間,似乎總存在著一種掙扎。這掙扎造成生命中的悲劇,這因果業障正是我們所必須償還自累世所欠下來的債。

歸後心事珊闌
塵;道 愁悵一身!
自我此塵墮入
百年 累累前冤

∼「訪法華寺」摘自《無子詩》

 從前世欠下的債,從離別的抉擇,以及生死輪迴的困難中,人們有時候因為其本身的靈性意識或是肉體已累積承受了過多的痛苦及幻覺,而選擇放棄所有。阿爾伯特•卡繆在《放逐與王國》一書中曾質疑人類之初,必定是有其他存在之處,而在這地球上的生命只不過是流亡之所,人們在此對自己以及彼此之間感到有如異鄉人般的陌生。當人們死去的時候,正是他們真正回到其原本鍾愛的故鄉,重生回到他們所屬的真實世界


我分秒期待死
如胎婦等開花

奈何年輕未老
涅槃遠,憂煩近

∼「待死」摘自《無子詩》

 死亡即為解脫,其意就是回到我們真正懷念的故鄉,而這正是許多思想家、作家及詩人的悲嘆。有位名為輝近的詩人曾說:

悲哀若已果熟,請將其摘下
終是塵土來迎,不分天堂地獄皆然」

 在這短暫即逝的存在中,人類在生命過程中不斷掙扎奮鬥不免感到力竭,因而常會感到有些喪氣的傾向,情願放棄一切,那也只是很自然會有的傾向。但是像是清海無上師這樣一位為解放人性而培育種籽,無盡慈愛眾生,解脫眾人業障束縛的人,永恆的花朵已在她的心中綻放、盛開。

愛汝彷彿吾愛己
似愛山河與五洲
明日別離誰哭泣
一拜償汝深切義!

∼「吾愛汝」摘自《無子詩》

 雖然她已遠離塵世的束縛,卻從未想過拋棄任何人。在她心中,她希望有一天能開悟,再回到這個世界拯救她所愛的人:

一人尋求修道
一人世獨一身

何時明覺真法
引汝脫了塵間

∼「留言」摘自《蝴蝶夢》

 她實踐了她莊嚴神聖的誓言。因為她的仁愛及智慧,因為這個世界仍在混亂之中,她不願獨自享受涅槃之樂,她以菩薩之身回到這個世界,與芸芸眾生同行:

身為菩薩萬難艱困
難度俗人 堪量心塵!
化生下凡拋失極樂
捨軀拯救苦難眾生

∼「菩薩蓮」摘自《無子詩》

 即使如此,以她修行功德,她享有來自上帝的神奇美妙之欣喜:

修幾千年才有此天
親近尊嚴全知的你(註) 
你如沙漠中一椰影(註) 
蔭涼護祐我的魂魄
金銀鋪滿三千大地

也不及你聖足一塵(註)

(註:此為神性,示字旁的你)

 她越是從創造萬能之主得到更多的加持,她越是不願獨享其樂。她確實總是為人類無明深感關懷不已:


我默泣憐惜此世間
行於路徑幽暗娑婆!

無法知覺你的來臨 (註)
寶貴靈身塵中折磨
~「大導師」摘自《無子詩》

(註:此為神性,示字旁的你)

 以慈愛寬大的心,透過種種善行及無窮愛力,清海無上師將她內在的話語化為優雅流暢的詩句。她所跋涉的路途,伴隨她神聖步履盛開出朵朵的蓮花,以及其燦爛豐富的詩詞創作。越是潛心閱讀她的詩詞,越能感到希望復甦心底,一股全能的力量,及一顆澄淨的心。從密佈愁雲及虛幻印象的塵世,靈魂彷彿深陷絕望之中。但在無望的忍抑之中,神聖的種籽已不覺地發出端芽。正如大文豪杜思妥也夫斯基所言:「只有曾自死亡歸來的人有權利在這世界歌唱。」清海無上師提醒我們解脫與開悟必須由耐心及堅忍持久的耐性才能體會,而她本身已然走過這段歷程。從她前身足跡步過的重重艱難,及每個失落及寂寞的片刻中,清海無上師第一手經歷過解脫及開悟的考驗。她行過的路程是用苦楚一層層鋪設而成,然而從這其中,她洗淨人世塵埃淨化其身,提昇自我靈性意識,尋求出拯救眾生之道。她的詩將這神聖之道含蘊於中。潛讀她的詩句,看著她踏過的每一步履,我們從中再度發現自我並得到淨化,從而追隨她崇高的旅程共抵一恆久平靜的世界。